• “隐形器官”与大脑关联密切  2019-06-30
  • 正式收编酒鬼酒 中粮集团混改再按“快进键” 2019-06-30
  • 共同的根共同的魂共同的梦共同书写中华民族发展新篇章 2019-06-30
  • 首发!“蓉欧+”东盟国际班列(成都—内江—钦州港)从内江驶出! 2019-06-27
  • 家国情怀·天人和谐·文化自信——从端午文化看民族精神传承 2019-06-27
  • 世界杯“男模天团”闪亮登场 2019-06-27
  • 云南这座佛寺不仅里外漂亮 还不要门票 2019-06-24
  • 哪些黑痣易恶变?专家:可遵循5大原则鉴别 2019-06-24
  • 山西人事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6-18
  • 偶遇范冰冰及父母为范丞丞庆生聚餐 打扮低调朴素 2019-06-16
  • 谁在倒卖用户个人信息?内鬼或是泄露主要渠道 2019-06-10
  • [大笑]建议小撸去学点生物进化史…… 2019-06-09
  • 发展和稳定相辅相成实现双赢 2019-06-09
  • 重庆市2018年初中学业水平暨高中招生考试顺利结束 2019-06-01
  • 一手就能握住的美味 好吃到没朋友!-美食资讯 2019-05-29
  • 收藏本书 | 我的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投月评票 | 返回书页
    广东十一选五官网 -> 深夜书屋 -> 书目 -> 正文卷 第五百八十九章 弟子规!

    上一页 | 下一页『 提示: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[←][→]翻页 』
    正文卷 第五百八十九章 弟子规!

        没有传令签子,也没什么身份令牌,大早上的,小男孩就被老道喊起来,开车来到了通城下面一处叫做观音山的小镇。

        车外,

        是个大门,老厂的宿舍楼改造,换了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:“张氏国学教育研究基地”。

        左右两边,

        挂着一副对联:

        上联:万卷古今消永日

        下联:一窗昏晓送流年

        挺破旧的一个地方,但拾掇拾掇打扮一下,颇有一种暗娼场子里头牌花魁的感觉;

        呵呵,

        只是无论怎么附庸风雅,依旧摆脱不了一种东施效颦的氛围。

        现在还早,

        老道去买了点包子豆浆,坐在车里自顾自地吃着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是不吃的,他只是把车窗打开,很平静地道:

        “昨天,你稽越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啥?莫名其妙地跟我扯这种词儿做啥?!?br />
        老道喝了口豆浆,装作没听懂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“老板不想管闲事儿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不是闲事儿,都人命关天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是闲事儿?!毙∧泻⒑苋险娴厮档?。

        老道摇摇头,想了想,然后笑了笑,道:

        “这么和你说吧,贫道我活这么大岁数了,吃过的…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老道噎住了,

        因为他忽然想到,

        眼前的这个小男孩,

        年纪比自己大得多得多??!

        自己在他面前倚老卖老?

        小男孩不以为意。

        老道咬了咬嘴唇,继续道:

        “贫道能活这么大,不容易啊?!?br />
        小男孩点了点头,

        根据他对老道以前事情的了解,

        确实深以为然。

        “积德行善,也不是说说而已,你以为就靠这个?”

        说着,

        老道把一叠冥钞拿出来甩了甩,

        “这玩意儿有用,但不全管用,老板这次刚从地狱回来,又在上海那家会所里杀了那么多的鬼差,啧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直接说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,直接说,我啊,就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呵呵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不信是吧?”

        小男孩不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算了算了,就当贫道圣母心犯了吧,咋滴了吧,他老板不也一样,想轻松过日子,但被说几句不能装傻了,还不是把你派出来了?”

        小男孩打开了车门,下了车。

        老道也赶忙跟着一起下车,叮嘱道:

        “老板说过的啊,不准杀人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个吩咐,

        必须得重复一下,

        老道还真担心小男孩进去后,

        这个培训班直接血流成河了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点点头,转身,走向围墙那边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遇到你看不爽的,不打死,打残还是可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老道加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摇摇头,

        不能理解,

        他的善恶是非观,

        肯定和老道不同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尝试把我的视角代入一下呗?”

        老道建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一起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小男孩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了不了,我不去我不去?!?br />
        老道摆摆手,

        不敢去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不再说什么了,

        走过去,

        一跳,

        跳过了围墙,

        也就看不到了。

        老道坐回了车里,

        把有些凉了的包子拿起来,继续啃着。

        啃了好几口,

        最后鼻子有些酸,

        “妈嘢,

        回去忍不住玩了把游戏,

        爹妈直接说要把你再送回来改造,

        你就直接吃安眠药自杀了,

        娃儿哦,

        你何苦呢?”

        说着说着,

        老道又继续硬啃着包子,

        咀嚼得很用力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“父母呼,应勿缓。

        父母命,行勿懒。

        父母教,须敬听。

        父母责,须顺承…………”

        才八点,

        里面的教室里,已然是书声琅琅了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文化素养不低,毕竟活了这么多年了,知道这里面念诵的是《弟子规》。

        透过窗子,

        可以看见里头的学生一个个贴着墙壁站立,

        只穿着薄薄的衣服,

        一边瑟瑟发抖,

        一边在大声背诵着。

        此时通城已经入冬了,天气,挺冷,街上已经都是羽绒服。

        “高点!”

        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,

        男子穿着长袍,

        估计是孔乙己的同款,

        脚下是球鞋,

        手里拿着教鞭,

        戴着墨镜,

        要多不伦不类就有多不伦不类。

        “高点!”

        “再高点!”

        “用里背,用力喊,投入了,就不觉得冷了,都听到没有!”

        背诵声,

        开始加大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微微侧头,

        不觉得有什么。

        正如他之前在外面和老道所说的那样,

        他的是非善恶观和普通人是不同的,所以并没有觉得教室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和特殊的。

        继续往里走,

        上了二楼,

        这里人就少多了,

        看来这个培训班的人并不是很多,也就楼下三个教室,学生可能也就一百来个。

        其实,

        这已经算是多的了,

        这里,

        毕竟不是正儿八经的学校,也不是正儿八经地培训班。

        而且,

        这里的学费,可不低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觉得这里很无聊,很没意思,他只是下意识地开始寻找老道所说的“电击室”。

        似乎,

        那个地方,

        才是问题症结所在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找到了,

        但里面有人。

        他的身体跳上去,整个人贴在了天花板上,透过门上的窗户看向里面。

        老板说,不能杀人,老道说,遇到看得不爽的,可以打残。

        他需要思考,

        谁应该被打残。

        里面的布置,

        空荡荡的,

        但人不少。

        三个穿着长衫的男子,

        还有两个年轻人,看起来十七岁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俩年轻人正在挨训斥,

        一个目光闪烁,不时地偷偷瞄着前面的电击椅,心怀畏惧,在呵斥声中,不停地喊着“事实是”“我错了”“我错了”。

        另一个,

        目光微瞥,

        一副我很吊,

        老子懒得搭理你们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忽然想到了昨晚自己回书店时,看见的那个男生,那个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男生。

        忽然间,

        他的脑海里,开始脑补出那个男生以前一脸吊吊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不过,

        吊吊的男的,

        没被怎么样,

        那个很畏惧的男生则是被两个长衫抓了起来,

        直接压着坐在了电击椅上。

        椅子上又锁扣,有带子,直接绑上了,能挣扎,却无法脱离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,

        就是很乏味的一幕了。

        通电了,

        叫喊了,

        而且还尿失禁了。

        很无聊,

        真的很无聊,

        至少,

        在小男孩眼里是这样子的,

        这种刑罚,

        上不得台面,也忒小家子气了,他见过更多比这个更为恐怖的刑罚。

        似乎是为了杀鸡儆猴,

        之前那个吊吊的男生此时脸上不见吊吊的意思,

        转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三个长衫对着他继续呵斥着什么,

        似乎是给他足够的时间消化掉这只鸡“被杀”的效果。

        随后,

        这个吊吊的男生也被三个长衫押上来,

        让其坐在电击椅上。

        男生开始挣扎,开始谩骂,

        椅子上还残留着一大摊先行着的尿渍,

        此时,

        更是光滑。

        然后,

        又是惨叫声传来,

        一阵接着一阵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抿了抿嘴唇,

        他的内心,

        还是毫无所动。

        当然,

        俩人都没死,

        这里也不可能杀人。

        三个长衫对着被电击后的俩人踹了几脚,

        俩男生战战兢兢地爬起来,

        几乎是跪在了地上,

        诅咒发誓着什么,

        先认错,

        再保证,

        总之,

        还是很无聊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觉得有这个闲工夫,自己还不如跑去小萝莉家,看她起床,看她洗漱,看她给自家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浇水。

        打了个呵欠,

        不过,

        既然老板让他来了,肯定是来当打手的,不能杀人,只能打残。

        那得,

        打残谁呢?

        总得打几个人,交差回去吧?

        穿长衫的“老师”?

        学生?

        看着学生匍匐在地上认错的态度,

        小男孩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没理由进去把人打一顿。

        “老师”的话,小男孩觉得那些刑罚都上不得台面,都不算是刑罚,挠痒痒而已。

        他有些烦闷,

        跳了下来,

        往下走,

        他觉得还是得把老道喊上,

        让他告诉自己该打谁,

        该打哪个,

        他再出手。

        早点打完,

        早点回家。

        书屋里的员工,只要进来了,不知不觉地就被感染了咸鱼的风气,尤其是在面对工作和任务时,愈发的明显。

        当他走到一楼时,

        看见从大门那边涌进来一群中年男女。

        今天,

        是基本全封闭式培训班对外开放的日子,一大批把孩子送到这里来接受教育和改造的家长们出现在了这里。

        “奉茶!”

        一个长衫男子喊道。

        当下,

        几十名学生手捧着茶水,

        寻找到了各自的父母,

        且直接跪在了父母面前,

        毕恭毕敬地把茶递上去,

        而且一本正经地说着:“儿子(女儿)请母亲(父亲)喝茶?!?br />
        在场的父母们马上把自己孩子扶起来,

        一个个,

        喜极而泣,

        有的开始对“老师”再三感谢,

        说着感激话,

        没有老师们的教导,自家孩子他们真不知道怎么办好。

        有的老泪纵横,

        看见自家孩子终于懂事儿了,

        很是欣慰。

        一副其乐融融,

        父慈子孝的感人场面。

        父母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边笑一边抹眼泪,

        孩子们则是被情绪感染,开始放声大哭。

        只是,

        孩子和父母哭的情绪,

        是不同的。

        小男孩觉得好吵,

        这一群杂乱无声的哭声,

        让他觉得好心烦,

        比之前自己听电击时的哭声,

        更心烦。

        他微微皱着眉,

        看着下方的那一群连哭带笑的中年父母们,

        默默地抬起手,

        微微握拳,

        好吵啊,

        好想把他们都打残啊…………8)
    更多精彩小说,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

    若发现正文卷 第五百八十九章 弟子规!-科幻灵异章节出错,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
    本作品《深夜书屋》为私人收藏性质,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纯洁滴小龙 所有!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。

  • “隐形器官”与大脑关联密切  2019-06-30
  • 正式收编酒鬼酒 中粮集团混改再按“快进键” 2019-06-30
  • 共同的根共同的魂共同的梦共同书写中华民族发展新篇章 2019-06-30
  • 首发!“蓉欧+”东盟国际班列(成都—内江—钦州港)从内江驶出! 2019-06-27
  • 家国情怀·天人和谐·文化自信——从端午文化看民族精神传承 2019-06-27
  • 世界杯“男模天团”闪亮登场 2019-06-27
  • 云南这座佛寺不仅里外漂亮 还不要门票 2019-06-24
  • 哪些黑痣易恶变?专家:可遵循5大原则鉴别 2019-06-24
  • 山西人事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6-18
  • 偶遇范冰冰及父母为范丞丞庆生聚餐 打扮低调朴素 2019-06-16
  • 谁在倒卖用户个人信息?内鬼或是泄露主要渠道 2019-06-10
  • [大笑]建议小撸去学点生物进化史…… 2019-06-09
  • 发展和稳定相辅相成实现双赢 2019-06-09
  • 重庆市2018年初中学业水平暨高中招生考试顺利结束 2019-06-01
  • 一手就能握住的美味 好吃到没朋友!-美食资讯 2019-05-29
  • 普通扑克牌出老千赌具 中国象棋残局大全 连码四全中 蝌蚪娱乐平台密码破解 彩票中心泄露 河南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昨天 腾讯分分彩app哪里下载 足彩胜负彩任选9场 香港黄大仙六肖中特 华东15选5 北京快乐8计划a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号 意甲威廉希尔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会作假吗